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范巴斯滕预测:尤文2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邓斌斌 原标题:农民工网上提升学历,遭遇“免学免考”低价骗钱, 退课容易退款难

农民工网上提升学历,遭遇“免学免考”低价骗钱, 退课容易退款难——

“想提升个学历,咋这么难”

专家建议:应加大网络教育宣传力度,使其成为农民工首选

“虚假机构一大堆,好不容易找个像样的,结果还没授权,维权都追不回学费。想提升个学历,咋这么难!”9月11日,34岁的大连瓦房店市农民工张春海长达4年的维权,仅拿到退款750元,还有5000元未追回。

据《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像张春海这样具有高中学历的农民工,全国有4787万人,许多农民工想提升文凭至大专或本科。

为了不脱产、边赚钱边学习,许多农民工选择通过网络教育提升学历。然而,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培训机构真假难辨,退学容易退钱难,致使许多农民工学历提升不成,反倒伤心、伤财。

退学容易退款难

2015年4月12日,高中毕业的张春海在网上申请网络教育,报考东北大学机械工程及自动化专业,想提升文凭至大专。结果开学3个月,没查到注册信息,发现上当后立即要求退款。工作人员殷老师当天就办理了退学手续,然而退款过程却很艰难。先是扣了注册费和听课费2000元,后又以财务制度严格为由,声称30天后退款,先退回750元。只要张春海打电话催促,要么不接电话,要么说在走流程。

可这样一家未经授权的培训机构还是张春海精挑细选的。

时间再往前推半年,2014年10月,张春海是大连某机电工程公司的操作工,到手月薪2000元。而刚进厂的大专生就能拿到4800元,于是他有了提升学历的念头。

据了解,在职人员学历提升主要有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人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开放教育(国家开放大学)和网络教育(远程教育)4种形式。

张春海思量,脱产上学成本太高。一来没了经济来源,要向父母要生活费。二来企业设备更新换代快,学完回厂里容易跟不上。所以排除自考和成人高考,以及学校和专业过于单一的开放教育,高校办的网络教育学院成为他的首选。记者采访发现,许多农民工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张春海听说东北大学机械相关专业较好,便上网搜索“东北大学”“学历提升”等关键词,辽宁成人学历报名中心、东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报名咨询中心、教育联展网等七八页的网站映入眼帘,看得他直发懵,每个网页都制作精美,“权威性”十足。

一个个筛选,先是咨询一家学费仅为1000元的培训机构,声称“免学免考”,他觉得不靠谱。又遇到一家机构宣传“一年拿证”。“一年考过十多科,根本不可能,这种广告太假了。”最终,张春海选中了一家培训机构,网站上显示其办公地点在大连,最下方有公安备案字样,还有“品牌官网认证联盟”“可信网站身份验证”等认证标识。最关键的是他查到了企业的工商信息。结果,还是被骗了。

培训机构真假难辨

1999年,教育部制定了《关于发展现代远程教育的意见》。2013年,教育部发出高校网络教育招生预警,共有68所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可开展网络高等教育,严禁其他机构冒用试点高校名义违规招生。然而,记者在网上浏览30余页网络教育相关内容,发现缺少权威的信息发布平台,各类培训机构网站五花八门,看得人眼花缭乱,很难分辨真伪。

甚至出现高校“李逵”打假“李鬼”的尴尬。例如,大连财经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东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在自己官方网站上发布“招生预警”,38家虚假或未授权的培训机构及网站打着高校的名字行骗。

如果说培训机构鱼龙混杂,让农民工容易受骗。那么,分辨能力不强则让农民工成了“重灾区”。

“这不是官方网站嘛,看不出真假。”记者随机采访20位25~35岁、在服务、制造、建筑、物流工作的农民工,让他们分辨一个被高校官方打假的网站和一个高校授权认证的培训机构。仅有3人准确说出真假及理由,其余17人根据学校logo、校园场景图片、新生报名系统、蓝白相间的设计、简洁没有广告等因素认定真假。没有一位农民工知道运营网络教育不仅需要工商执照,还要有办学许可证、大学颁发的授权证书和牌匾。

“正规大学花销大,手头不宽裕”“天天忙着工作,哪有时间坐下来好好上课”“就想拿个文凭,两三年的时间太久,最好一年”……多位农民工告诉记者,培训机构抓住了农民工教育储蓄不多、工作忙没时间、想快速提升的心理。

“农民工兄弟俩1.3万元学费退款遭拒”“保过拿证收了1.1万元,退款时不接电话”……近年来,网络各大投诉平台频频出现农民工的相关投诉。沈阳星锐教育负责人赵靓告诉记者,一些不良机构利用分期贷款诈骗,让农民工先贷款,教育机构拿到几千甚至上万元的学费,农民工每月分期还款几百元。

让求学圆梦不再坎坷

2016年3月,中华全国总工会发起农民工学历与能力提升行动计划“求学圆梦行动”,计划到2020年资助150万名农民工接受学历教育。相对于巨量求学诉求来说,赵靓认为,社会力量办学、民营资本投资办学仍是主力。

“提高网络教育运营机构的门槛没问题,但应该让更多符合条件的机构参与进来,形成良性竞争。及时清理一批、淘汰一批,比如,可以出台业内‘黑名单’,投诉举报奖励办法等等。”赵靓说。

“社会对于网络教育并不普遍认可。”奥鹏远程教育沈阳学习中心招生专员张欢欢表示,虽然国家和社会各界对试点院校开展远程网络教育的毕业文凭予以承认,但由于没有通过全国统招统考正式录取,绝大多数用人单位都误以为网络教育就是在网上随便学一下、毕业生没有真才实学。普遍认为其文凭含金量没有成人高考和自考高,甚至在一些单位、行业和地区还不通用。

辽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表示,相对于其他教育形式,网络教育具有跨越教学时空、突破时空限制的特点,有利于解决工学矛盾,可成为农民工的首选。国家应加大网络教育的宣传力度,通过网络共享国内外高校的优质资源,实施多种媒体技术相结合、多种学习方式,如远程与面授、独立学习与协作学习等相结合的混合型学习模式。

在张欢欢看来:“尽管目前我国网络教育不是很规范,但只要加强监管、规范治理,前景仍然乐观。”

(记者 刘旭 部分受采访对象为化名)

首页 - https://ipadshouse.com